-温岐-

《玉藻前的日记》

重剑比马尾高:

大家好,今天带来的是我寮大舅的日记


我的文风……大家懂一向的欢乐啦所以放心食用,都是糖


写这篇文其实也是之前看了大舅的画卷觉得很难受,所以想让大舅活的开心一些没有那么多烦恼所以……这个大舅比较接地气 就是ooc


好啦看见预警了吧?那就往下吧








我叫玉藻前,平安京三大妖之一




因为一些原因我被我的大外甥召唤到了阴阳寮里暂时做起了他的式神,在这个寮里生活了起来。




第一次见到我大外甥的时候我其实心情还挺复杂的,这孩子的确是葛叶的血脉,有着我们狐族的智慧和美貌。我与葛叶情如兄妹,见到外甥成长成这样心里还是挺安慰的,想着以后也尽力多多帮扶他。


然后,我发觉……我修行还是不够




先说说我这大外甥安倍晴明吧,我这外甥身为白狐之子做起了阴阳师的行当,别说,混的还挺样模样样的。他平时头脑也精明与那些达官贵人周旋也处理的仅仅有条,作为阴阳师也确实有不小的本事。这个阴阳寮里的确有许多大妖怪与他签订了契约成为了他的式神。


但我得说,我这大外甥,看人眼光不怎么样。




那天是个普通的周四,我陪着我大外甥去刷御魂。八岐大蛇那抠门的老东西,刷了半天也没见到什么可以用的御魂。打完收工后走在路上一个扎着马尾背着弓的的武士正向我们这走来,那个年轻的武士一看穿着打扮就知道身份不低。他见到我外甥特别开心小跑着过来说


“啊晴明,最近事情太多了许久没去找你了……诶,这是你新召唤出的式神么?”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大外甥,他看上去还是平时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我是他舅舅,一眼就看出他那眼睛里神采都不一样了。


我大外甥摇了摇扇子,面色平常说


“博雅,几日没见了。这位是玉藻前大人,是我母亲的义兄”


那个叫博雅的年轻人听见晴明的话,僵硬了一下,拘谨了起来


“啊……那那个,您好,我叫源博雅。晴明的舅舅就是我舅舅……啊不是,今日路上偶遇我也没准备什么……”


我大外甥见博雅这幅样子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别说他这幅样子到是像极了葛叶。


他不慌不忙的收起了扇子,朝我微微一笑


“舅舅,这位是博雅,是我的友人”


这小狐狸崽子也不看看在跟谁说话,我难道跟那些人类一样好糊弄么?


虽然一眼就看出这孩子不对劲但我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话。


然后晴明又开口


“近日天气愈发不好了,神乐这几日有点风寒……”


“什么?我明日去你府上看她,晴明你也要多注意……大冷天的别拿着扇子了”


说完这句话博雅又看了看我补充道


“明日我登门拜访您”


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我看了看晴明那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大侄子你这什么眼光,这大冷天的还袒胸露乳的,头发还挑染的杀马特,而且一看就是个只点了武力值的傻大个哪里好了


不过这个时代还是主张自由恋爱,我这个做长辈的也不好干预太多




第二天我看见那个叫博雅的年轻人带着一叠蓝符和几箱子勾玉过来时,我大概明白我大侄子为啥看上他了






说完我大侄子再来说说这个寮里的式神吧






首先是酒吞,这家伙跟我一样三大妖之一,是大江山的鬼王。那天遇见时他也还是老样子,捧着他的酒葫芦坐在长廊上,看见我来了朝我挥了一下酒盏


“哦,是你啊,喝一杯么”


不得不说还是老样子,酒吞这家伙以前就喜欢举办酒宴,我年轻的时候喜欢热闹也经常去参加,算得上是老友了。不过成了家后只想着安稳过日子倒是少了联系……


我也算得上了解酒吞,他虽然实力不错,但内里特别怕麻烦。以前大江山的事物也统统交给他的手下管理,我有些好奇他为什么会来这阴阳寮里做式神。


酒吞漫不经心的喝着酒,眼睛盯着飘落的樱花瓣。他这家伙虽然怕麻烦,但是其实十分睿智,是属于不显山显水的那种类型。所以他来这做式神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他听我开口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啊茨木那家伙,说着什么晴明那家伙帮过他,他要过来帮忙……本大爷觉得他那么蠢一个人在外面肯定给本大爷惹事,没办法就只好亲自来这看着他”


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以前跟在他身边那个小妖怪,似乎以前帮他打理大江山事物的就是那个叫茨木的小鬼。


本来以为酒吞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


我正回忆着呢,就见到一团白毛朝我们这跑来


“挚友挚友,我今天斗技又……你是何人?”


那白毛金色的眼睛里瞬间蓄满了杀气,左边的鬼手上也出现一团妖气


“闹什么,这是玉藻前,以前经常一起喝酒的”


那白毛听酒吞这么说楞了一下又盯着我看了一会才道


“哦哦,我想起来了。据说你拥有与吾挚友相等的实力?与吾一战吧!吾要试试你是否有与吾挚友相提并论的实力”


我看了看完全不打算管管的酒吞和腰间挂着酒葫芦的茨木,忽然想起了姑娘们传的那些流言


什么爱他就要染成他的颜色


什么霸道鬼王的俏鬼将


……


我摆了摆手无奈道


“我年纪大了,不适合打架。你还是多于你挚友切磋吧”


茨木听见我这么说毫不在意放下了左手,拿起了腰间的酒葫芦


“挚友挚友,我今天又帮你找到了美酒,你快尝尝……”


可能是年纪大了吧,我居然觉得眼睛不太舒服。于是我便放下了酒杯跟酒吞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虽然年纪大了但耳朵还算灵敏走了老远还能听见什么


“晚上”“赏月”“美酒”等字眼






然后是大天狗,也是三大妖之一。大天狗其实与我倒是没什么交情,因为他素来不喜欢与寻常的妖怪一样纵情享乐,明明是个妖怪却总是严于律己把自己弄成一个苦行僧一般。似乎没什么严重的事不会轻易离开爱宕山,因为他说他要为了追寻大义而修行


而在这个寮中能有大天狗也确实让我比较吃惊,我原来以为除非爱宕山着火不然他是不会离开那座山的。


而更令我吃惊的是,是大天狗主动找的我


那天我带着晴明院子里的小狐狸晒着太阳,大天狗直接从天而降落在了我的面前,他带着个……一言难尽的面具,要不是我见过他没戴面具的样子我真的会以为是个不知道哪个角落弯里冒出的老头。


说实话,大天狗这审美,真的……


我抱着怀里的狐狸崽子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没看多久我怀里的狐狸崽子忽然朝他扑了过去,他左手提着一盒油豆腐,别说还挺香。


人家带着礼物上门我总不能赶他走,只好请他坐下了。


我捧了杯茶,小狐狸崽子在旁边咬着油豆腐,大天狗正襟危坐面无表情。


在我喝完第一杯茶后大天狗才终于开了口


“吾今日来此有一事相问”


我顿时来了兴趣


“你说”


大天狗斟酌着开口


“你们狐族,天性皆是如此……奇特么?”


我一怔,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我们狐族有什么奇特的天性?


我们狐族就是貌美了些,聪慧了些……最多爱好油豆腐而已,这算得上什么奇特


大天狗大概也是觉得此言不妥,又开口补充


“前几日,有一只狐狸对吾坦白了爱意……”


虽然他戴着面具,但我能感受他有几分不自在


“吾来到此处之后便一直与他一同出战…也算是有几分……然后在吾答应了后第二日他却忽然对吾说不能与吾在一起”


我当时的反应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狐狸开玩笑开到大天狗身上去了?正想开口为这个胡闹的后辈道歉时大天狗又开了口


“他说,他只要是喜欢上了一个人就会控制不住杀意,要将那个人做成画卷带在身边……所以他不能跟我在一起”


大天狗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困扰道


“你们狐族为何会有这种天性?”


……


不是,你对我们狐族有误会啊


我瞬间明白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你第二日去见七崽……去见你心上人时,穿的是这一件衣服么?”


大天狗点点头


“吾很重视他,应他的邀约自然要盛装”


我这时候有些庆幸我带了面具,我拍了拍大天狗的肩对他说


“你回去换套衣服,把面具摘了。换成你以前那件白色蓝纹的狩衣。剩下的事我来解决”


大天狗虽然有些不太明白但还是向我致谢扑扇着翅膀离开了。


我叫来了七崽,七崽不愧是他们那一窝生得最好看的小狐狸,现在的确出落的不错,难怪大天狗那种苦行僧都动了心。


七崽见了我还没开口眼泪就出来了,他扑在我身上委屈道


“老祖宗啊啊啊,小生好难受啊,小生真的好喜欢他”


“可是他那审美啊……小生尽力了,小生实在是接受不了”


我拍了拍他的头,有些心疼我这小狐狸


“七崽,你难道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么?你要真的把他牢牢抓住了他穿什么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七崽止住了眼泪,犹豫道


“可是老祖宗,以他的审美,他怎么会喜欢小生,难道小生在他眼里与那些面具衣服是一样的么?”


……


之后他两怎么和好的我也没再过问了,不过有一件让我欣慰的事,在我们七崽的调教下大天狗穿衣的品味真的是好了几个阶层。终于是没有辜负他那张脸






这最后一个要说的就是风神一目连跟某个天神,一目连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他现在虽堕了妖但性格还是十分好的。这个阴阳寮里的式神都很喜欢他,我在斗技和副本里也经常受他照顾,所以与他关系也不错。


那日晴明叫我陪着他去街上买一些日常用品,路过成衣店看着里面一套衣服对我说


“大舅,你觉得连连穿怎么样?”


那套名叫风神之佑的衣服我见其他寮的一目连穿过,的确是挺好看。但我总觉得那套衣服与某位天神特别相似。


这边晴明已经走过去问老板价格了,听到价格后哭丧着脸


“啊,真的好贵啊……可是连连最近经常陪我刷秘闻本……”


我冷漠的看着他,不想拆穿我昨天还看见某位贵族给了他一箱子勾玉


晴明掏出了荷包将勾玉一股脑的倒了出来,看了半响忽然笑了起来。只见他拿出了一道蓝符念了几句然后身形高大的某位天神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何事呼唤吾,人类?”


天神皱着眉,语气是一贯的高傲。


说实话,我素来与天神关系不怎么好,跟这位是没说过几句话的。


晴明摇了摇扇子为难道


“荒总,我想给连连买新衣服,还差几个勾玉……您看你身上挂着那么多也没什么用……”


我原本以为以这位天神的性格可能会八颗流星砸过来,结果他只是皱了皱眉接着居然真的掏出了一袋子勾玉。


而当晴明提着打包好的风神之佑叫我们一起回去时,我发现……


那位天神在面无表情的拿着风神之忆付款……


感觉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那个,天神也有三年起判,最高死缓么?






END



评论

热度(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