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岐-

【漠御】人工降雨的主要步骤

23333

先秋:

丨旧文搬运


丨现代短篇完结




【第一步:拥有一个会下雨的男朋友】


御不凡供职于苦境气象局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主要负责人工降雨。


人工降雨的过程复杂而且难以掌握,御不凡作为局里的稀缺性人才,很受重视,五险一金包食宿,每周双休,因为他百分之百降雨的成功率使得他的工资比隔壁负责人工降雪的萧中剑和剑雪无名还高上那么一丝拉。


但是工作一直很顺利的御不凡最近一个月来遇到了一些麻烦,他降雨的成功率好像没有那么高了。一次的失败可以解释,两次三次就很尴尬了,很有可能会被降工资。为此他特地偷偷去楼下苦境植物局找了神棍界有名的枫岫先生。


枫岫主人摇着扇子指挥御不凡给他泡了一壶茶,然后老神在在地说:“我觉得可能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你那种挥挥扇子的毫无观赏性的动作已经不能满足龙族的要求了。你看老一辈祈雨那好歹是要跳个舞的。”


御不凡陷入深思。


其实御不凡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次都能祈雨成功。小时候只是贪玩,写了张纸条在外面咋咋呼呼地喊下雨吧下雨吧,然后天上就下雨了,第一次祈雨成功了他笑得特别开心,他越开心雨就越大,大雨下了三天,差点淹了半个村子,玉刀爵以为他触怒了神灵气得把他打了一顿雨才停。后来吓得他有几天都没敢笑,再也没有乱写过东西。后来母亲死了,他躲在外面偷偷地哭,心里想下雨吧下雨吧下雨别人就看不见我哭了,结果天上真的就下起了雨。又悄咪咪实验了几次之后御不凡这才确认了自己的特殊能力。再后来长大了的御不凡就无波无澜地被选拔进了苦境气象局。


“前辈啊,你那个舞蹈班还开么?”御不凡扒拉着桌子问枫岫:“像我这么聪明的人如果能得到你的指点肯定会进步神速的。”


枫岫眯缝着眼睛说:“耶,不是早就被拂樱带人给我关了么,说我搞封建迷信搞邪教活动。”说完枫岫在躺椅上侧了侧身子,伸着手在身边的架子上翻了翻,翻了好半天从一堆不可描述的小光碟里拎出一张热门辣舞激萌宅舞教学碟递给御不凡:“现在都流行跳这个了。穿得粉粉嫩嫩的朝气蓬勃的,你回去试试,不行再说嘛。”


御不凡哦了一声,打开光碟,猝不及防从里面掉出来一张照片,粉粉嫩嫩朝气蓬勃两个巨大的兔耳朵就是没看清脸,懒洋洋的枫岫用从御不凡认识他以来从未有过的速度把照片一把抢了过来塞进了衣服里,用扇子假模假式地半遮着脸说道:“小友,保密。”


御不凡立刻摆出公式性笑脸:“像我这么善良的人,肯定不会到处乱说的。”


走出枫岫的办公室,御不凡想起了苦境动物保护协会负责龟类的少独行来气象局串门时扯着沙哑的嗓子说:“年纪越大越不要脸,为了谈恋爱搞得植物都错季了,要不是他这么瞎搞,我的龟会不高兴么!”


御不凡看着碟片若有所思:“热舞?”




漠刀绝尘供职于上天界气象局降雨部小到中雨办公室,主要负责苦境地区的降雨。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坐在诗意天城云端的大石头上盯着云层发呆。风吹起他的长发,路过的小姑娘捂着脸尖叫着跑过去。


御不凡已经好几天没有出过门了,请了假呆在家里不知道做些什么,上天界颁布的苦境居民隐私保护法是不允许他们私自查看别人在家里的行为的。他有那么一丝拉后悔接受雅少的建议了。




一个月前漠刀绝尘亲爱的三哥戴着一副拉风的墨镜背着二胡从他面前经过然后被他薅了回来。


“漠刀,你最近状态不对,是有什么想跟我聊聊的?”雅少优雅地撩了一下刘海,整理了一下被漠刀绝尘拉得半开的外套:“但是你时间有限,我还有个直播要赶。”


“我有一个朋友……”漠刀绝尘犹豫地开口:“我想告诉他我……”


“如果你们认识很久了,足够熟悉了,你可以直接告诉她。”雅少温和地笑了笑,然后摸出了手机开始敲短信:大哥,漠刀好像谈恋爱了,括弧笑。


滴一声收到短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但什么是括弧笑。


“我对他很熟悉,他对我很习惯,可是大概不熟悉,我怕吓到他。”


雅少笑了笑:“很习惯不熟悉,那就是策略问题了,那你就让她感觉到你不该只是个习惯,所以就直接打破她的习惯。消失几天看看她的反应再说嘛。”


“好。”


漠刀绝尘,上天界一个走路带风不苟言笑的酷男孩,说出了让雅少十分欣慰的言论,他继续敲短信:那不重要,我想我们马上就要有一个弟妹了,是一定是个非常可爱的……


“等等,你们俩认识很久了?我怎么不记得你有认识很久的朋友……你除了从小就爱蹲云上往地下看那个丑孩子还认识谁?”雅少突然想起来什么,停下手指疑惑地看向漠刀绝尘。


“御不凡长得不丑。”


雅少咳了一声继续敲:男孩子。




漠刀绝尘在云端从日出等到日落,一张扑克脸看不出喜怒,御不凡又是一天没有出门,只有他的妹妹玉秋风来过一次。


漠刀绝尘决定如果御不凡再不出门,他就要越级去下暴雨了。结果第二天御不凡神清气爽地早起上班了,漠刀绝尘坐在云端嘴角微微动了动。




御不凡进到工作的大厦一如既往地和每个见面的人热情地打招呼,推开气象局的办公室随手端起剑雪无名泡好的茶喝了一口,在被剑雪无名的眼神杀死之前迅速闪避,结果后退两步撞到了冷着脸的萧中剑身上。萧中剑扶住他然后把他翻转了一下用他挡住身后跟来的人。朱闻苍日的手一下拍到了他的脸上把他推开追着萧中剑笑嘻嘻地继续说:“萧兄,给我机会,给我余地嘛,你尝尝这个棉花糖,就吃一个。”


御不凡揉了揉自己的脸蛋委屈地说:“哇,怎么还在继续,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他负责什么啊?”


“朱闻苍日,自称负责人工放火。”地形管理委员会的燕归人拎着一袋包子端着两盒豆浆在他身后说道:“你看见罗喉了吗?我找了好几层楼了。他还有几份文件没有签,而且今天月族投诉他私自移山平海破坏生态。”


“罗喉?没有,你去动物保护协会看了吗?断雁西风办公室旁边就是黄泉办公室,秋风说有时候罗喉会去那边转转。”御不凡从燕归人的塑料袋里捏出了一个包子塞进了嘴里伸手想去拿他手里的豆浆,结果刚碰到盒子,燕归人就灵巧地把豆浆挪了个位置。


御不凡撇撇嘴:“冰镇豆浆,待遇真好。”


燕归人无奈地说:“是给西风和羽人带的。这几天老不下雨,天气太热了。”


御不凡捂住耳朵:“你是在讽刺我工作不力嘛。好了好了,我今天就下给你们看,潜心修炼了三天,不是盖的。”


燕归人拍了拍他的肩:“那你努力,我去送早饭了。”


御不凡转了两个圈靠在剑雪的办公桌上捂着胸口感慨:“你看人家燕归人,像我这么优秀的人什么时候也能有个这样每天给我买早饭还记得带冰镇豆浆的对象。”


剑雪无名抬手把杯子推离了御不凡一段距离,然后气定神闲地吐槽:“有生之年。”


御不凡揪了一把他的海藻头然后迅速逃离现场,结果还是被剑雪快很准的纸团砸中了后脑,哭唧唧地按着脑袋滚进了祈雨室。


云层上的漠刀绝尘看到御不凡的清晨办公室交流活动结束进入工作室,才拍拍衣服起身不紧不慢地走进了监控室。


其实他们人工降雨和降雨的设备构造是这样的,御不凡在屏幕对面叽叽喳喳,漠刀绝尘在屏幕这边听着他叽叽喳喳,等御不凡扯七扯八地走完了流程,漠刀就响指一打开始下雨。


其实御不凡是个上头有人的人。


就很牛掰了。


漠刀绝尘坐在监控室前面一只手撑着脸准备开始听御不凡的扯淡,但是没想到这次御不凡没有扯淡,他从包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然后倒腾了半天,脱了外套走到屏幕前,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清了清嗓子对着话筒说:“天灵灵地灵灵……龙王大人,你看看这几首你想听的,挑一首我跳给你看呗,看完下个雨呗,再不下雨我可失业了啊。你看看这有什么‘枫岫主人祭舞’‘叽叽叽’‘极乐净土’……我都练得挺熟的。”


御不凡不太清楚他们这个系统是不是真的能通天遁地,但是走个流程喊一喊也是个意思,还能真指望人家给回答呢,不现实不科学嘛。


正当御不凡乐颠颠地例行公事询问完之后开始准备走过去放自己最喜欢的一首的时候,扩音器里传出一个声音。


“每个都跳一遍吧。”


御不凡脚下一滑表演了开场舞蹈——立位体前扑。




雅少正乐滋滋地划拉手机看观众反馈,直播反响十分热烈,一抬头看到面瘫的漠刀绝尘从他身边走过,他看了两眼,然后按上手机跟了上去:“漠刀,你脸色不对,发烧了么。”


“没有。”


“我弟妹的事怎么样了?”


“没有这回事。”


“你怎么都不看三哥一眼呢?你要往哪儿去?”


“请假。”


“好好的请什么假,请假去干什么呀?你请假了谁下雨啊,你又想找我代班啊。”


“去买豆浆。”


雅少看着漠刀绝尘的身影按下了手机按键:“喂,小猋。”


啸日猋正趴在办公桌上无聊到生无可恋:“三哥。你找哪个猋?”


“哪个都行啊,你看你三个人格里哪个有空去给漠刀代个班呗,他好像去谈恋爱了。” 



评论

热度(168)

  1. -温岐-先秋 转载了此文字
    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