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岐-

【瓶邪】外交官系列

外交官au简直太棒!!!!
话说外交学院哦。。。。。。真的真的是一直想去上啊啊啊啊啊啊QAQ好歹在一个城市了( p_q)

疏桐是疏影横斜的疏桐:

外交官的阴谋


张起灵皱着眉毛翻着面前的材料,抬手闭眼捏了捏眉心,身后的门“咯吱”一声开了,吴邪端着咖啡出来,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站在张起灵身后轻轻靠在他背上,“还没处理完?”


张起灵点点头,“G国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在国内引起了很强烈的反感。”


吴邪也微微蹙起了眉,拿起一边的文件扫了一眼,“下午去交涉吗?”


张起灵摇头,“刚刚胖子打电话过来了,说那边不希望我们出面。”


吴邪哼了一声,坐在凳子上,“国内把筹码都压在你身上,说什么不希望你出面,还不是等着你处理,要出然怎么会把这么麻烦的一个地方交给你。”


张起灵没说话,端起咖啡喝一口,沉默了片刻问道,“那份议案翻译完了吗?”


吴邪一愣,点点头,“嗯,早上在床上的时候顺手看了。”


张起灵忽然抬头难得戏谑的笑了一声,“在床上?”


吴邪脸色微变,起身一屁股坐在张起灵腿上,勾着他的脖子亲了过去,张起灵仰头按着吴邪的后脑,两人在一世温暖的阳光下淡淡的拥吻了片刻,张起灵松开吴邪,亲了亲对方有些迷离的眼


睛,“下午带你去打高尔夫。”


吴邪眼睛一亮,“你说真的?”


张起灵抱着吴邪起身,“走,去换衣服。”


量身定做的黑色条纹Zegna西装,里搭浅蓝色衬衫,吴邪坐在床上看张起灵拉着蓝色印花领带熟练的打着双交叉结,突然起身从身后抱住张起灵,张起灵一愣,吴邪抬手解开他刚刚打好的领带,“打高尔夫穿这么正式干什么?”


吴邪从张起灵身上下来,从衣柜里扯出一件酒红色休闲西服,搭在张起灵身上看了一眼,“啧,不行,这个要套黑色衬衫,”转身又钻进衣柜里,扯出一件卡其色的,“这件!”


张起灵淡淡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吴邪挑眉“啧”了一声,转身扯出一条金黄色领带,强行套在张起灵脖子上,张起灵无奈身体微微前倾,让吴邪随手打了个平结。


吴邪侧身拿自己的衣服,手刚伸出去就被张起灵攥住,“等会,我在AFTERNINE给你订了西装,一会就送到了。”


“嗯?”吴邪诧异,微微笑了一下靠在张起灵身上,“你这是什么打算?”


张起灵侧身亲了吴邪一口不说话,等着门铃响了才去取衣服,是一件普蓝色的修身西服,吴邪试了一下,很合身,心说也只有张起灵这样缜密的人能不用量就把他的三围掐的这么准。


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同色的印花领结,张起灵对着吴邪帮他在颈间打好,微微扯了扯领结角,“好了。”


吴邪耸了一下肩,“下次我都懒得和你去打高尔夫了。”


G国的高尔夫球场颇有名气,简约而不简单,高雅自然,吴邪向往良久。


到了高尔夫球场,张起灵才给了吴邪一套休闲的运动高尔夫服装,吴邪有些莫名,转身进休息室换了衣服,出来发现张起灵正与他人交谈,吴邪皱眉一细看,竟然是G国那位出了名热爱高尔夫


的外交大臣Sebastian,吴邪心里明了两分,瞪着张起灵那身看似随意实则正经的西装心说回家再收拾你。


吴邪拿着高尔夫球杆笑着走上前打了声招呼,一口流利正统的G语,给他随意的搭配增色不少。


G国高尔夫球场没有球童,吴邪便打着新手的旗号跟Sebastian讨教了一下午,吴邪作为张起灵的翻译官,本地语言交流带来的亲和力让两人相处十分愉快,甚至连下一次打球都约定好。


临走,吴邪又换回精致正派的西装,让严谨又重礼节的Sebastian眼前一亮,赞不绝口。


晚上回家,吴邪扯开领结,一把把张起灵压在床上,抬腿坐在他腰间,按着他的手腕,“张外交官都敢利用我了!”


张起灵没说话,抬手摸了摸吴邪的头发,“就这一次,我跟Sebastian合不来。”


吴邪哼了一声,“我看他挺好相处的,我们还约好了下次一起打球。”


张起灵顿时起身把吴邪按住,皱着眉头看起来万分后悔的样子问了一句,“什么时候?!”


END








外交官的西服


吴邪喜欢西服,绝大多数原因是张起灵。


吴邪第一次见到张起灵是在中国驻G国的大使馆内,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不远处跟在胖子身后走过来的人影,站起来有些紧张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您好,我是吴邪。”


张起灵抬起眼皮,从上到下扫了一眼,慢慢伸出右手握住吴邪,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张起灵。”


看吴邪略微有些尴尬,他沉默了一会,“久仰,”盯着吴邪的眼睛又低低说道,“幸会。”


当时张起灵穿着一身纯黑的雅戈尔休闲西服,开襟很大,里面搭着墨色条纹衬衫,没系领带,领口微开露着锁骨,带着一种随意的性感,吴邪怦然心动。


张起灵在人前总是严谨霸气,用胖子的话说“小哥是自带宏大威严背景音乐的男人!”


私底下,张起灵却又十分的懒散,他嗜睡,没有工作的时候几乎整日的躺在床上,出太阳了就趴在沙发上,一度被吴邪笑话是“猫妖睡美张”。


张起灵笑而不语,白日养精蓄锐,晚上战略偷袭,吴邪精力不足,反抗被镇压,顶着黑眼圈陪张起灵纵欲,不过几次,就丢兵弃甲,跟张起灵一起睡,日子过的黑白颠倒。


然而,一旦有工作,张起灵就是以一种近乎本能的正经着手准备。


张起灵的西服多的数不胜数,作为外交官,张起灵对自己的穿着非常上心,熨的平整的衬衫,合身的西服,搭配不同颜色的领带,西装简直是张起灵的灵魂。


而吴邪不同,重大的国际会议,坐在外面风流倜傥侃侃而谈的是外交官,而翻译官只需要坐在翻译箱里集中精力进行口译便可,对穿着并没有那么严格的要求。


到了G国之后,这点被张起灵硬生生的改掉了。


“你是中国的脸。”


吴邪无话反驳,心甘情愿的套着一身让他感觉颇为别扭的西装。


吴邪对西服的生疏总让他带着一种不自然的拘束,张起灵就细心的帮吴邪烫衬衫,熨边角,打领带。吴邪一身穿西服的本领是张起灵手把手教的,从整理衬衫的立领到拉好西裤的下角,甚至有些时候还会有西服背心,吴邪穿的妥妥帖帖。


但是吴邪最喜欢的,是看张起灵穿西服。


宽肩窄腰长腿,衬衫扣子一直掐到颈下,被一根领带围住,熟练的打一个高雅隆重的双交叉结,张起灵穿西服是一种艺术。


吴邪喜欢在张起灵扣好衬衫扣子之后,伸手解开最顶端几颗,露出锁骨,像他第一次见到张起灵那样,在笑着帮张起灵扣上,顺手系好领带。


有一天吴邪望着张起灵敞开的领口发了很久的呆,突然抬头笑了一下,身体前倾抱住张起灵。


“小哥,我在外交学院的时候,曾经听过一句话。”


那天吴邪去晚了,只挤到大会堂最后面几个座位,轻微近视没带眼睛,看着前面模模糊糊的。整场讲话吴邪并不怎么在状态,只在最后听到一句上面说了一句话。


“外交官对外发表国家的态度和意见,优秀的翻译官是外交官的心。”


吴邪为之感动,他把手贴在张起灵的胸口,“小哥,我想做你的心脏。”


END


外交官的秘密


外交官和翻译官的区别是什么?


很多年前张起灵作为一名成功的外交官在外交学院被问到这个问题,他淡淡的回答,“外交官对外发表国家的态度和意见,优秀的翻译官是外交官的心。”


然而这句被奉为经典的话,最终被一位优秀的翻译官推翻。


那是张起灵对吴邪的初遇。


当时外交部有意培养一位新人,便让其在一次中对G国领导人的见面会上作为接待人员,而吴邪是他的翻译官。


那位新人个性非常严谨,行为风格有几分守旧,与人谈话一定会直直的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是个很严肃的人。穿着一身考究的黑色西服,利落的白色衬衫和笔直的黑色领带,说话带着一股斩钉截铁的意味。


这种太过正经的态度其实并不适合接待外宾,尤其当对方还是位漂亮优雅又有些风趣的女士的时候。


几番下来,对方淡淡的笑了一下,微微放松的靠在椅子上,笑着说了一句,“西装僵硬自律,却是绅士们的最爱。”


这句话乍看有些莫名,其实另有内有深意。


可惜代表实在太木讷,干巴巴的说,“西装得体又严谨,确实适合出席重要场所。”


吴邪听了,抿着嘴角笑了一下转述道,“西装是男人的浪漫。”


这句话换来G国代表一个莞尔。


那次接待,张起灵其实并不在场,他是在事后的现场采访记录里偶然的听到那句“博美人一笑”的“误译”。


几乎没有人知道张起灵大学选修第二专业是G语。跟所有的选修课一样,张起灵仅仅是会还到不得精的地步,所以他仍是没有脱离翻译官单独行动。好在吴邪那句话并不需要多高的G语造诣,张起灵听的很清楚。


翻译官的职责是原原本本的翻译外交官的话语,尽可能完全而不失本意的表达外交官的意思,优秀的翻译官要是外交官的心。


而吴邪却在敏锐的感觉到对方的不满时候,颇有几分“投其所好”的意思,把中方代表生硬的话语翻译成对方喜欢的感觉,张起灵觉得这人有几分意思。


那时候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仅仅是觉得有意思而已。


恰逢张起灵的翻译官退休,他想了想,干脆向外交部申请把吴邪调过来做了自己的翻译官。


从“有意思”到“这人不错”,“可以深交”,“唯一联系”,对吴邪的好感日积月累,最后竟到“不离不弃”,事情发展的超乎了张起灵的想象。很多年以后,张起灵穿着西装和吴邪站在一起面对着外国友人时,经常突然就会想起吴邪那句,“西装是男人的浪漫。”


那是张起灵的秘密,他们最初的开始。


END




外交官的烟火


我爱你,恍如绽放了三生烟火,怦然心动,照亮我整片天空。


吴邪上学时,天性开朗喜欢浪漫的G文老师是位纯正的G国美女。有一天上晚自习,突然听见外面砰的一声紧接着是一阵噼里啪啦,天空被映了半边的光亮,正在黑板上解释语法的老师吓了一


跳,猛地一抖转身看着窗外,烟花放的正绚烂。班上同学也都扭着脖子往窗外望,嘴里“哇哇”的表示惊叹,吴邪被这难得的热闹感染,也笑的咧开嘴角。


看的出神的时候,老师突然敲了敲桌子,背了这句G国脍炙人口的情诗。


吴邪并不是多浪漫的人,只是逢着那样的时刻,猛地觉得很美,再后来北京严禁烟花炮竹,美女老师遇到一生挚爱提前提前退休,写诗的人大多孤郁,那位诗人不能免俗,也跟着饮弹自杀。


吴邪跟张起灵到G国的时候,中G关系正紧张,张起灵背负重任,大小会议和要事商讨事必亲躬,吴邪的工作压力也猛地加大,又加上是在国外,吴邪有些不适应。起初只是嗓子干痒,说话扯


着喉管总想咳嗽,开会时有些心不在焉,张起灵大约是有些感觉,几次看着他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吴邪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又工作了几天。有天晚上觉得喉咙疼,吴邪多喝了几口水,吃


了片含片睡觉,第二天起来一张嘴却突然发不出声音了。


那天张起灵出差赶八点的飞机,吴邪赶紧给张起灵打电话,通了才想起来自己说不话出来,一边咳一边发出像是疾风穿过细小缝隙的声音,张起灵在电话那头只愣了一会,很快就吩咐道,“


你去看病,我安排其他人。”


然后就是那头忙碌的声音,吴邪听了一会,发觉没自己的事情了,顺手挂了电话,最后几秒突然听见张起灵喊了一声,“吴邪。”他马上要应,就听见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他有点轻微的强


迫症,握着手机一个劲的想,张起灵后来想说什么来着?


下午去看医生拿了些药,回家之后就老老实实的喝水休息。张起灵这次出差挺重要,吴邪自己都准备了半天,不知道临时安排的人能不能应付的过来,翻了翻放在旁边的资料,心说应该给张


起灵送过去的,转念又想以张起灵的能力应该应付的来。


一天没怎么说话,到了晚上感觉嗓子好了些,吴邪闲的没事干早早的就躺下,翻来覆去睡不着就窝在被子里玩手机,突然听见门铃响。


吴邪在G国没有什么熟人,正狐疑是不是听错了就又听见一声外加着敲门声的铃音,听起来门外人怪不耐烦的,吴邪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跑去开门。


张起灵仍然是西装领带,穿的很正式,好像是刚刚赶回来才下飞机的样子。


“小……咳!”


吴邪刚开口就被喉间的刺痛呛得咳了一下,捂着嘴微微喘息,张起灵站在门口拎着个袋子面无表情不知喜怒,吴邪暗忖这到底是来看病的还是来责备下属的?


“怎么样?”


张起灵十分自觉的脱鞋进门,顺手把手上的袋子放在一边的玄关柜上,吴邪凑过去瞄了一眼,发现是黄橙橙的梨,吴邪心说梨是润嗓的,一颗心放下来。


吴邪低低清了清嗓子,“小哥……”声音很低,还有些沙哑,张起灵马上转身过来,“别说话。”


吴邪有些郁闷,想了想跑进屋里翻出来一个本子一个笔,匆匆划了几下递给张起灵。


“你怎么来了?”


张起灵看了吴邪一眼,“下飞机顺便来看你一眼。”


飞机场离吴邪家里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吴邪腹诽张起灵顺便的还挺远,乐了一下,正要接着写就听张起灵说,“去看医生了吗?”


吴邪点点头,接着在本子上写到,“医生开了药,说多喝水多休息就好了。”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药吃过了。”


张起灵“嗯”了一声,没在说话也没动,吴邪干陪着坐在沙发上有些尴尬,正犹豫着要不要搭个话突然听张起灵说了一声,“你去睡吧。”


吴邪微囧,看着张起灵一本正经的样子转身去卧室,爬上床一抬头发现张起灵还在,皱着眉瞪着他,张起灵马上说道,“我看着你睡着。”


吴邪“哦”了一声,闭眼躺下,过了好一会睁眼看见张起灵黑白分明的眸子,心里吓得一颤,心说这怎么睡得着,想起早上张起灵那半句话,心里挠的不行,又开了口,“你……”


张起灵在他嘴上点了一下,吴邪大脑哄的一热,钻到被子里,半晌又冒出来,红着脸去勾手机,啪啪打了几个字。


“我挂电话的时候,你想说什么?”


张起灵瞄了一眼,抬头看吴邪,似乎觉得他这样强迫症到有些神经质的样子挺好玩,笑了一下,“好好休息。”


砰,好像突然有无数烟火绽放在张起灵的嘴角,吴邪心倏的跳的很快,猛地就想起那句诗。


我爱你,恍如绽放了三生烟火,怦然心动,照亮我整片天空。


END


外交官系列,也是老文了,我一定会填的一定填的!


有空一定会写的!这是单元剧,所以故事不算特别连贯,有梗就可以继续写,主要是我没梗(x)


本来没想发这个,发这个的原因是因为昨天发接点梗,我看到有旗袍老张,我一脸懵逼,决定用西装老张来洗你们的脑!西装瓶邪多帅!!!爱上他们吧!


然后中短篇出本一定会收这个的~当时阿毛给我画了几个插图,巨棒!到时候会买下来当插画~

评论

热度(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