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岐-

【瓶邪】荆棘贺(知乎体/ABO/生子)

QAQ

竹子竹砸_百日吴邪:

同系列1.心机老牛套路嫩草


同系列2.注意影响孩子们看着呢


同系列3.你这么毁气氛活该被狗/日


日常求红心蓝手评论qwq.


你见过最好的爱情是怎样的?
匿名用户:只是想听故事而已。


没爹没妈也长大


不请自来。
两位父亲是AO结合,刚标记完A父就跑了十年,O爹怀了大哥,做了很多事情等候。


十年沧桑了的是什么?纵使Omega面容年轻,要折腾也能折腾,可终于从内里开始瓦解。衰老来得猝不及防,他在父亲回来不久后就知道了不久后的结局。爹一直记得,父亲走前和他说他是他与世界唯一的联系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他说他太贪心,希望父亲以后不要忘了他,就留几个孩子陪着他,他活在人间还是要一些念想。
父亲自然不让,爹的身体那时候似乎还很硬朗,和腐朽或者归于尘土差的很远。他找家族找方法,爹那时候怀了二哥精神不佳,他第一次无限祈祷要留住一个人,第一次发现救人有多不容易。
然后他们两个和几个兄弟因为各种原因出去一趟,回来后我爹面色好多了,但据我哥说父亲还是不让我爹再要孩子,只是架不住爹长了一张乖脸,性子又甜又倔,终于接二连三有了我们一共四个孩子,造人活动终于完毕。


后来发生了一件哥哥想起来就会痛的事情。爹要求他带着我们三个出去住,他那时候一直以为因为他妨碍了两个人的x生活。但是那时候其实爹身子彻底垮了,我出声时彻底伤了他。就会一条命也只是很虚弱地活着,除了回家过年我们基本看不到爹,那时候也怨过他亲情淡薄,直到他死后他和父亲的兄弟和我们说。


他说我爹净是作,把自己身子糟蹋成那个样子,以前多精神多伶俐的小子,仗着年轻病痛无可奈何。他和我们将爹追着父亲跑一路,这一次就要忘断那阳关路。父亲亲手埋了爹然后就不见了,那兄弟也照顾我们,讲我爹就想让父亲活得不那么仙,才有了我们,讲他知道自己活不久,倒不如让你们怨着他,不用依靠他自己长大,他留不给你们什么的。可后来我到他的家乡,回到杭州城看访他说的爹的旧时铺子,有一个中年人在那里,看到我的时候问我是不是我父亲。那时候我才知道爹在杭州也是一霸,就算多年音讯全无也有人惦记他,还有人忠心耿耿。而父亲从来没有再出现过,行业的传说成为传奇,只是每年清明,父亲去世的日子和八月十七号,爹墓前总有一捆荆棘和一束花
他们一路披荆斩棘,终于低到尘埃里。
而开出的花,终于被尘埃压垮。


有人说这样的爱情太沉重了,可是这就是我能想到,最好的爱情了。

评论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