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岐-

【恺楚】Heaven Knows

哇!QAQ

伐蝉:

BGM:Heaven Knows


文风有点神叨,慎入,是半把刀x




00




“想象一下我们初次见面的场景。”




“什么?”




“第一次见面,你不记得了吗?”




“我记得。是在卡塞尔学院,通往狮心会的林荫路上,你跳出来挡住我……”




“别提那个,不是那个,还要更早一些……但其实也没有很早,在一个我们都很熟悉的地方,仔细想想。”




“……”




“怎么样?”




“……我想不起来。”




“好吧,我来告诉你,是在……”






01




卡塞尔学院的王牌专员,来自中国地区的楚子航,正与恋人恺撒·加图索漫步在郊外铺满了红枫叶的山区里。




“我们这算是郊游吗?”恺撒问他,“我还没郊游过。我听说你们中国人经常会在春天或者秋天组织全班一起到外面去,小朋友们手拉着手,听起来挺无聊的,不过好像也有点意思。”




“我不知道你究竟对中国有什么误解,我从小学三年级以后就没再春游过了。而且这种活动其实全世界都有,中国算是不太普及的一个地区,是你没上过正常的学校而已。”




“你搞清楚,十六岁以前我都是跟着正规家教一起上课的。”




“应该是你搞清楚,加图索家并不算是一个学校。”




“好吧,好吧……你为什么总是容易纠缠在这种细枝末节的地方上?”




“是你问我,我才说的。实际上我只是想表达,我们现在只是在登山,根本算不上郊游……严格上讲。”




楚子航面无表情地反驳他。




他背着一个不算太大的旅行包,包身是黑色,拉链是红色,里面装着一些东西,不算轻,肩带把深蓝的牛仔外套压出几道褶皱。而恺撒……恺撒什么都没有背,穿着衬衫西裤和皮鞋跟在他身边,金发扎起一个高马尾,在夕阳和枫叶的双重映衬下闪烁着朦胧的光。




意大利人耸了耸肩:“本来气氛挺好的。你就不能放过自己的强迫症?今天不严格一回。”




“……不能。”楚子航嘴犟,平视前方。




恺撒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然后挑了挑眉:“你在看什么?”




“看路。”




“路有什么好看的,就一条。”




“……”




“这样吧,在到达山顶之前,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他提议,“我们互相提问,问题是关于我们自己的事情,谁回答上来的问题多就算谁赢。老规矩,赢了的人可以提出一个条件,而输了的人必须无条件答应,怎么样?”




“……不怎么样。”楚子航淡淡地瞥他一眼。




“我就当你答应了。”




“……”




“好了,我先提问……”




“等一下。”楚子航打断他,“我们总不可能一直问下去。”




“……”恺撒想了想,“你说的有道理……这样吧,‘7’是一个幸运数字,不如我们把问题定在七个?”




“三个。”




“七个。”




“三个。”




“五个。”




“成交。”




“啧……”恺撒摇一边咂嘴一边摇头,“你真是越来越恶劣了,楚子航。”




楚子航勾起一抹笑,眼尾安静地舒展开来,“彼此彼此。”




“那我开始问了。”




“问吧。”




“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三年前的今天。”




“去年生日你对我说过的很不可理喻的一句话是什么?”




“……”楚子航抿唇,“我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应该忘记我,开始新的生活。”




“真过分,对不对?”




“……对。”楚子航深提一口气,“恺撒,这是第三个问题了。”




他的言外之意:你已经浪费掉了一个问题。




“我知道。”恺撒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无所谓,“还有两个不是么?我敢保证接下来这个你一定回答不上来。”




“我可以。”




“那好,我问你,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总结一下就是,当时是怎样的场景?”




“……”




楚子航沉默了一会儿。




“我记得你以前问过这个问题。”




“对。”恺撒颔首,坦白承认,“不仅问过,我还告诉过你答案,不是在卡塞尔。你不会又忘了吧?”




“我……”楚子航张了张嘴。




恺撒在他身前三步远的地方转过身看他,双手插在裤兜里,眉宇间透着几分散漫和不经意。火红的光影泼墨一般浇在他头顶,仿佛一层透明的网质油漆在沿着他的身体缓缓下坠,涂得他整个人都不太真实。




楚子航逆着光,看到恺撒眼里的冰蓝色逐渐被一层黯淡的阴影所笼罩。他忽然有些焦躁:“抱歉,恺撒,我记不起来了……我真的很想记起来,但是——”




他脑海里有关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全都被删除掉了,可是明明他还能记起来自己在大学的最后一年最后一堂课上老师讲过的东西。那是所有学生都最讨厌的广义相对论和量子物理的综合分析,除了恺撒没有人在最终考核中拿到过90分以上,包括楚子航。




“我就知道你记不起来。”恺撒眨了眨眼,打断他,一边倒着往山上走,“其实没关系的,反正我们现在正要到那里去。不过你必须承认这个问题你回答不上来,是你输了,这样就算最后一个问题你答对了,最终也只有八十分。”




“……”楚子航咬了咬唇,“好,我承认。”




恺撒得意地笑了几声。




“最后一个问题是什么?”他问,“问完该我了,你也不一定能全部回答上来。”




“别开玩笑了,你知道我肯定都能答对的。”恺撒说,“最后一个问题……你先上来再说。”




“去哪里?”




“山顶啊,我们到了。”




恺撒站在高处看他。




“……”楚子航踮了踮鞋跟,停下脚步。




“你怎么不过来?”




“……我觉得我还忘记了一些事情。”他迟疑着开口,“一些,很重要的……”




“没关系啊。”恺撒耸肩,“我都说过无所谓的,反正有我在么,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楚子航抬头看他:“你会让我想起来吗?”




“会的。”




“所有事情?”




“所有。”




“真的吗?”




“真的。”




“……”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没有骗过我。”楚子航低声道。




“那你还等什么?只剩三步就可以看到答案了,你要在这里放弃吗?”




“你这个语气特别像高中班主任。”楚子航忍不住吐槽他,“在誓师大会上对同学们说,‘还有不到三十天就要高考了,你们要在这里放弃吗’。”




“你什么时候也多出这么多白烂话了?”恺撒笑得更开,“跟路明非学的么。”




我话本来就不少。楚子航心想,你又不是不知道。




“……”




他沉默着踏上一级台阶,然后是两级……新糊的水泥砖块在夕阳的照耀下,仿佛正在从缝隙里往外渗血。火红的枫叶在石灰色的地面上叠了厚厚一层,就像遮盖着棺材的幕布,除了色彩绚烂得惊心动魄,其他再无可取之处。




楚子航回望来处。新雨浸湿土壤,落叶上隐约留着一行脚印——青黑色,沾着泥点。




他想起这是什么地方了。






02




“想象一下我们初次见面的场景。”




应该有乌云,还有雨丝。斜雨飘洒下来,犹如一层柔美的薄纱。楚子航站在这边,恺撒站在那边,中间横亘着一座墓园。他们一个在门口,一个透过栅栏看站在门口的人,脚下埋葬着数以百计沉睡的灵魂。




“其实我当时挺想上去对你打声招呼的。”恺撒后来说。




“唔……”楚子航想了想,“因为感觉到和你一样的气息?”




“不不不,这只是一方面。更主要的,你能想象那个场景吗?”恺撒摇着手指,“一个男孩,亲朋好友都在前方恸哭,只有他安静地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目空一切,好像什么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仿佛活在世界之外,孤单又自大。我当时觉得我们有点像——只是一点,可惜的是你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来一眼。”




“你想的太夸张了,恺撒。”楚子航无奈,“当天是我奶奶下葬,但是我对她没什么印象。妈妈说既然我哭不出来就干脆往后站吧,所以我才在那里。”楚子航解释说,“还有我当时察觉到你了,不过我还以为是一个,呃……”




“你以为是一个傻逼正在莫名其妙地盯着你看?”恺撒挑眉。




“倒不至于。”楚子航说,“但是的确有点奇怪,所以我想还是不要惹祸上身比较好。”




“什么叫惹祸上身?我那时候也才十六岁,看起来就那么不像好人吗?”




“你看起来像一个黑手党少爷。”




“你好意思说么?如果我是黑手党少爷,那你就是黑帮老大的儿子。”




“……这两者好像没什么区别。”




“……”




“……”




楚子航和恺撒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俊不禁,同时相视一笑。






03




“好了,该到最后一个问题了。”恺撒说。




他站在一座漆黑的墓碑旁,双眼沉静,依旧是清澈冷冽的冰蓝色,像海,又像钻石。




“你问吧。”




楚子航点了点头,上前几步。




“你爱我吗?”




“我很爱你,恺撒。”楚子航说,“这次我答对了吗?”




“……对了。”




恺撒抬起胳膊,似乎有点想走近他,但最终还是没有上前。




“现在该我问你了。”楚子航向前小小地迈了一步。




“来吧。”




恺撒十分从容。




“我们为什么要活着?”




“一来就是这么哲学的问题吗?”恺撒有些吃惊,“姑且算你没有跑题吧……”




“你回答不上来了么。”




“当然不是,我是想说,那是因为你还没有死去。”




……好吧。楚子航心想,算他对。




“去年生日,我说完那句话,你的回答是什么?”




这次恺撒回答得更从容了:“我说,‘不用等到那一天,在你将死的时候,我就会拖着你的胳膊拽你回来’。”




“你做到了。”




“对。”




“你后悔吗?”




“怎么可能。”




“可是我后悔了。”




“亲爱的,后悔没用。”金发男人挥舞着他的手臂,“看开一点,其实死亡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尤其是对于混血种而言。但是我爱你,你也爱我,爱情是一场能够创造秩序的改变,所以我们都会活在对方的心中,也就是说,我依旧会在你身边。”




“……你这话听起来和神棍一样。”




楚子航抿了抿唇道。




有什么黏腻潮湿的东西涌上来,海鳗一般缠绕住他的胸腔,勒紧他的喉管。




“我一直都觉得混血种本来就和神棍没什么区别……算了,不谈这个,跑题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快问吧,看你能不能难住我。到目前为止我是全胜。”




“我们……”




“什么?”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楚子航轻声问。




“……”




这次换恺撒沉默。




“是在战场上。”他的声音突然变得莫名有些沉重,仿佛另一个开关闭合,而原先的开关断开,“……尼伯龙根里。你被某个该死的大家伙用爪子洞穿了心脏……你知道,我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管。我看着你被它剖开,血淋淋的内脏露出来……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已经疯了。”




“镰鼬是日本神话中风的主宰,总共是三兄弟,一个切割,一个吸血,最后一个治疗。”楚子航主动接过他的话,“……所以为什么不治好你自己?”




他的黄金瞳幽深。




“你的五个问题已经问完了。”恺撒举起双手,“我有权选择不回答。”




“……”




楚子航心想你唬鬼呢,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吸血、治疗……三度暴血,四度暴血,从人类变成死侍只需要不到半分钟的功夫,我经历过的,我都知道。




“看来是我赢了。”恺撒继续说,“我是满分,有意见吗?”




“……”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没有了。所以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无条件的,我们说好的。”




“……”




楚子航提了提气。




“唉。”恺撒先是喟叹一声,视线在楚子航身上扫过,“其实也没什么。这句话我对你说过好多遍了……反正都没死成,以后可要好好活下去啊。”




“……”




楚子航没有应声。




他卸下背包,从里面掏出两把断裂的长刀。一把是村雨,一把是狄克推多。恺撒低头看着他把他们摆在最近的一个墓碑前,周围环绕着一簇将要凋零的白玫瑰,花瓣零零散散地盖上去。




“这次一定要记住,以后我不会再提醒你了。”




他加大音量。




冰凉庄重的黑色大理石上同时用花体的英文和楷体的中文刻着同一个姓名,“Caesar·Gattuso”,和“恺撒·加图索”。黄昏日暮,夕阳西下,天光暗沉。光影鎏满石刻的碑字,犹如燃烧沸腾之后干涸的血液,斜割下无数道尖锐的阴影。




“好。”




楚子航的声音更轻了。




枫色绵延至远天,尽头是一朵云,烟灰色的内核外裹着一圈烫金的边,遮挡住一半的暮日,正和它一同沉沉睡去。




“从去处来,从来处去。


屠龙者慷慨赴死,生而光荣。”




墓志铭上用古拉丁文这么写。




楚子航缓缓躬身,然后蹲下来,拿手背挡住眼睛。




这下他彻底看不见恺撒了。




他们一起跨越过高天原的坚冰和奥丁暗金色的长枪,没想到最终还是败在对方手里。狄克推多穿过恺撒胸膛的时候楚子航的心脏仿佛也随之裂开了,吸血的镰鼬从那个巨大的豁口里倒灌进去。明明他是为了救活自己才变成死侍的,楚子航觉得自己理应陪他去死。然而他最终还是用恺撒自己的猎刀杀死了他。




那个男人生来骄傲得像个皇帝,离开的方式自然也要像个皇帝。他带走了龙王的一条命,于是世间只剩下楚子航有资格让他安眠。他的自尊不可能允许他沦落成失去人格的奴隶四处奔逃,所以楚子航必须这么做。




他总是很理智的。






04




“楚子航,其实我一直都怀疑你大脑里情感表达的分区有障碍。”有一次他们躺在床上,恺撒搂着楚子航吐槽说,“不然你为什么到现在一句爱我的话也没说过,连在床上都是……搞得路明非总以为我是单恋。”




“我很正常,是你说太多次了。”楚子航踹他一脚,“热,放手。”




“你知道,西方的国家都很在意情感的表达,而在我印象中东方人大多也都没有非常内敛。所以我其实不太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吝于表达?”




“……”楚子航转过身,背对着他,沉默片刻后道,“因为以前有一个男人告诉过我,爱情这种事情就像心愿,是要藏在心里的,说出来就不灵了。”




他的声音淡淡的,带这些嘶哑,黑夜中黄金瞳宁静幽深:




“……除非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




“比如?”




“……”




“我问你呢。”恺撒在他头上蓐了一把。




“没什么。”楚子航默默地把他放在自己头顶的手掌拍开。




“啧。”




恺撒很是不爽地咂了咂嘴。




“……算了。”半晌后他安慰自己,“不跟你这个棒槌一般见识。”他抬手将楚子航环得更紧了些,叹息道,“那至少在快死的时候,让我听一句吧。”




“……好。”楚子航的声音依旧没有波澜,“如果那一天来临的话。”




“那我还真有点这辈子都不希望你说那句话了。”




“哪句话?”




“‘我爱你’……等等,楚子航你诈我?”




黑发青年抿了抿唇,眼角弯起,掖着被子淡笑。




END




会开完了,加了一段,补个后记:


其实这篇写的时候还矫情挺多的,也想了挺多,写着写着把自己也写难过了……但其实想法已经有了挺久的。前因大概就是恺哥为了救楚哥暴血拽了一回结果变成死侍反被楚哥杀死,所以这篇文里的恺撒在我的设想中其实是一直都不存在的,只是楚子航自己和自己对话……


然而写着写着似乎有点意识流,所以大家随便理解也可以(暴揍。我一直都觉得按原著走向他们BE的可能性好大啊,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一个圆满的结局,这也是为什么我总要在其他文里加一些奇怪paro的原因……之一(够了不要给自己的脑洞找借口)。


然而发刀又总不忍心发彻底,所以就变成了这样甜虐参半的情况……感谢大家的不杀之恩,之后我会陆陆续续像今天一样开发出更多全新的自我,欢迎大家期待或者不期待……(溜了

评论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