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岐-

很久很久以后

心口。一窒。

如愿:





讲故事常常喜欢用“很久很久以后”来开头,顾顺也不免落俗。可这俗套的一生啊,因为一个人的存在,也就分外炫目。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曾经纵横沙场,神勇无比的狙击手顾顺也到了退居二线,含饴弄孙的年纪。他还清楚地记得与李懂并肩的点点滴滴。不用刻意回忆,也能描摹出那位小观察员氤氲倔强的眼眸和眉下的小痣。


 


顾顺和李懂的初见实在算不上好看。


 


他知道李懂对自己顶替罗星多少有些介怀,但顾顺是谁?那可是全蛟龙顶有名的神射手,在实力即是道理的军中一向狂妄惯了,他怎么能容忍一个眼中没有自己的小观察员。明明是“鸠占鹊巢”,可他就是收敛不来自己的脾性。夹枪带棍的“有机会让我见识见识”脱口而出。出乎意料的是,李懂也不甘示弱的回敬了一句。


 


每每想到此,顾顺都觉得杨锐真是被母性光环蒙了心,这李懂哪是什么纯良无害的人物,分明活脱脱是头蓄势待发的小狼崽子。


 


 


互相见识彼此实力的机会来得太快了。


 


顾顺跟李懂还来不及磨合,就提枪上阵,但偏偏两人又默契得浑然天成,初次配合胜过了旁人万千次训练。


 


一句“别动”,愣是让李懂克制住了生理性的紧张。


 


顾顺不太清楚罗星负伤的缘由,估摸着李懂的反应,怕是毁在了太过护犊子,但顾顺不是这样的人,他也没有这份心。


 


战场上枪炮无眼,顾顺要的,不是个活在自己羽翼下的雏鸟,而是能和自己并肩前行的搭档,更何况,他是相信李懂的。


 


自然,李懂也并未让他失望。


 


伊维亚共和国的任务不是顾顺执行过最艰难的,但日后回想起来却是最窝心的,他见证了死亡与热泪,国破和家亡,好在还有那个干净纯粹的人。


 


说不上来具体的某一刻,只是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战场上的冷静是好,开枪前紧张是好,杀敌时的狠辣是好,闲暇处的腼腆是好······


 


在他眼里,只要是那个人,什么都是好的。


 


军人大抵都这样。因为是血泪里滚过来的,时刻抱着牺牲的觉悟活着,所以感情也来得尤为浓烈直接。顾顺在意识到自己这棵老铁树遇上李懂开了花时,也不过用了一发子弹的时间便明确了自己的心意。


 


可是啊,任他再如何试探讨好,李懂那个傻小子就是什么也不懂。


 


不回应,不拒绝。顾顺的一颗心就这么被不上不下地吊着。


 


其实顾顺也乐意就这么一日日的跟李懂耗下去,他不是善于放弃的人,一辈子长长久久,他原以为自己终归是有机会的。


 


可他不得不放弃了。


 


原来李懂并非不懂,不过是不愿罢了。


 


明明罗星顶多是相中了这头小狼崽子,他才是真正养大他的人,可约莫是自己在陪着狼崽子长大的过程中逼得太狠了,狼崽子念着他的好却也真心实意的恨着他。


 


所以啊,任凭他再如何喜欢,喜欢得心都疼了,也还是敌不过李懂放在心里的那个人。


 


 


----------------------


 


导演:卡卡卡,这怎么成了一出天降干不过竹马的戏?重来重来!


 


----------------------


 


李懂(嫌弃脸):顾顺你天天拽得二五八万的,喜欢上一个人怎么就这么怂?喜欢我不会直接说、直接问啊?整天整那些没用的······


 


顾顺(单膝跪地):那,观察员李懂,你愿意接受全蛟龙NO.1狙击手顾顺的绑定请求,直至生命的终结吗?


 


(づ ̄3 ̄)づ╭❤~


 


很久很久以后,白发巍巍的顾顺走完了他波澜壮阔又烟火俗气的一生,而因为有了那个人的存在,这也不失为很长很好的一生。



评论

热度(47)

  1. -温岐-不善良的草菇 转载了此文字
    心口。一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