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岐-

风雀《喜欢》(喵化)

哇!!!猴萌!!

肇事明灯:

小院子里有猫爬架、游泳池,回廊上放着软绵绵的垫子,还有各种大小的纸箱和堆得高高的叶山。


每只猫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策梦侯喜欢钻进玻璃花瓶里,最光阴喜欢满院子跑来跑去的抓老鼠,蝴蝶君热爱超豪华带水盆的别墅式猫窝,会蹲在里面开心的梳毛等着公孙月。


弁袭君是一只毛色光亮,纤细灵活的异色瞳黑猫,它也喜欢蓬松的叶山,喜欢满地滚来滚去的绒毛球,但是,它最喜欢院子里的那把大大的红伞。


因为……它趴在红伞下面装睡时,会将眼睛从前爪间露出来,在伞的下面就能看到不远处磨爪子的祸风行。


啊……它好好看啊……


弁袭君有点点脸红,好在自己的毛是黑色,看不出来。它把脑袋埋进爪子之间,又忍不住再悄悄抬头看一眼。


祸风行是白色的短毛猫,矫健而温柔,性格非常可靠。


大家都喜欢它,但最喜欢它的是弁袭君。


是……什么样的喜欢呢?


大概是……想把所有的小鱼干给它的那种喜欢,钻在叶山里的时候,只愿意让它一起……那种喜欢。


但是……弁袭君不敢告诉它。


祸风行总是跟自己的妹妹画眉在一起,画眉是奶白色,娇小又软绵绵的,叫声也很好听。


妹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母猫了!弁袭君想。


但是又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嫉妒。


画眉可以和祸风行开心的说话,跟它一起在回廊下玩毛绒球,自己只敢在红伞下面悄悄的看它,还总是等不到它。


为什么不告诉祸风行呢?弁袭君想了想,总觉得公猫和公猫不能在一起。


“谁说的?”策梦侯气得从猫爬架上面探出脑袋,“你是人类嘛?只有人类才会恐同好不好!”


好……好像没错。


可是……要怎么告诉它呢?万一它不喜欢我,怎么办?


弁袭君想啊想,忧愁的趴在垫子上舔爪子。


今天的弁袭君依旧很烦恼。


今天的祸风行也很烦恼。


它看到了趴在垫子上的弁袭君,第无数次鼓起勇气,走过去在它旁边蹲下。还没等它开口,就看见弁袭君长长的尾巴毛全部炸了起来。


“呃……早上好。”祸风行低下头,试图友善的嗅嗅它,但是弁袭君却突然站了起来。


“早上好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黑猫迅速的跑过院子,跑出栅栏,白猫完全来不及叫住它。


祸风行忧郁的趴在弁袭君趴过的垫子上,闻了闻它的味道。


它讨厌我吗?


其实,祸风行也喜欢弁袭君。


是什么样的喜欢呢?


大概是……看它在垫子上睡觉,尾巴一甩一甩,就想跟它趴在一起,蹭蹭它的下巴……那种喜欢。


但是弁袭君好像不喜欢它,总是蹲在红伞下面跟它离得远远的,每当它靠近就会跑开。


它去问画眉,想知道弁袭君什么时候会来院子,可是一靠近它就会跑开,所以只好在它看不到的地方看着它。


要怎么告诉它呢?祸风行很忧郁。


今天的院子主人也很烦恼。


她的小院子会跑来各种各样的猫咪,在这边玩耍睡觉,虽然不会住下来,但是她记得每一只猫咪的喜好,她将它们喜欢的玩具摆在院子里,等着这些可爱的小家伙来玩。


每只猫咪她都很喜欢,但是常常会更多的留意着有些冷淡却很漂亮的弁袭君。


弁袭君喜欢祸风行这件事,她当然知道。


这简直是肯定的,当你终于勾搭到了弁袭君过来玩绒球,在它开心的伸爪子拨拉绒球,并且不怎么抗拒人类靠近的时候,还没来得及伸手摸摸那光滑的脊背,看到了路过的祸风行,弁袭君就会立马浑身僵硬,但还忍不住回头看它。


于是吃豆腐这种事……就完全不可能了。


不过,院子的主人很愿意帮它忙。


这样不行啊。她忧愁的看着整天趴在红伞下,不合群的弁袭君,想了想,换了一把更大的伞,容得下两只猫咪的那种,并且把伞挪得离祸风行常去磨爪子的地方更近些。


可是这下子……弁袭君只在祸风行没有去磨爪子的时候,才会趴在红伞下面,小声喵呜着看看抓板,舔舔尾巴睡觉。


然而,总是躺在猫爬架顶端,以上帝视角看着院子的策梦侯已经看穿了一切。


哼,不坦率真是麻烦啊,策梦侯甩着尾巴翻个身,想。


祸风行和策梦侯都喜欢摆在院子里的橙色立方,经常会碰见。

唉……”祸风行没精打采的抓抓地,叹气。


策梦侯翻个白眼,这已经是它今天的第十二次叹气了。


“所以说……你为什么不去找那只黑猫告白呢?”


“诶?”祸风行有些惊讶,“你知道的么?”


“哼,你们俩太明显啦,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策梦侯伸伸懒腰。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啊……”祸风行又叹气。


策梦侯被它们两个轮番的唉声叹气整的受不了,想了想。


“人类有一种情人伞的说法呢,在伞下面写上自己和喜欢的人类的名字,就会在一起。”


“弁袭君不是很喜欢在那把伞下面待着么?去试试吧。”


“可是……要怎么写名字啊?”祸风行有些茫然,“用爪子么?而且它一看到我就会跑掉啊。”


策梦侯又想了想,“它会在那里午睡的,你在它睡着的时候悄悄的过去,按住它尾巴,说你喜欢它,这样它就跑不掉啦。”


“好的!”祸风行满心感激,“谢谢你!”


其实策梦侯真的是被它们两个的叹气烦到不能好好睡美容觉,才选择帮它的哟。


“呼……”


祸风行看着睡着的弁袭君,它的尾巴尖晃啊晃,搭在前爪上,所有的毛都干净而柔顺。


它真好看啊……祸风行想。


它轻轻的伸爪子,轻轻的按住弁袭君的尾巴尖,弁袭君睡得正熟,尾巴晃了晃没挣脱开,脑袋蹭了蹭尾巴上的东西,咪呜一声继续睡。


噫!被蹭到了!祸风行很开心。


它凑近弁袭君有着白色绒毛的小耳朵,舔了舔,轻轻的说:


“我喜欢你,弁袭君。”


“喵呜……”


弁袭君正做着梦,梦见祸风行站在红伞下面对它说我喜欢你,它很开心,觉得角色是梦也很好,于是回答它:


“我也喜欢你。”


得到对方含糊的回答,祸风行开心得尾巴都甩了起来,原来……弁袭君并不讨厌自己啊!它干脆凑过去贴着弁袭君蹭蹭,“快醒来……”


“不要……”弁袭君很不甘心,好不容易做梦梦到了祸风行,还没等它多开心一会儿,就有谁在催自己醒来,生气的睁开眼……


看见一只白色的耳朵。


“喵!”弁袭君受惊的窜起来。


怎怎怎么真的是祸风行?!那……那刚才……不是做梦?


它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转头就想跑,但是祸风行一爪子把它按倒,压住了它的尾巴。


“弁袭君,我喜欢你。”祸风行看着它,蹭着它的耳朵。


弁袭君不回答,它的脑袋越来越低,耳朵都往后成了飞机耳。


“我喜欢你,是那种去哪里都想跟你一起的喜欢。”


“喜欢你……”


弁袭君终于动了,它慢慢的抬起头,轻轻的碰碰祸风行的鼻尖,然后迅速的低下头。


“我也喜欢你……”


虽然很害羞,但是耳朵立起来了哦,弁袭君。


祸风行被亲了一下,也有点害羞,但是它选择紧紧的抱住弁袭君,亲昵的蹭它的耳朵,想看它的眼睛。但是弁袭君小小声的喵呜,拉过祸风行的尾巴,把脸埋在里面。


策梦侯在高处看着它们,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


“啊啊啊啊!它们两个在一起了吧?!是的吧?!为什么我错过了?!”


院子的主人看着红伞下的两份小鱼干,哀嚎。


当然在一起啦,不过你看着它们两个就会满眼冒心心,非常妨碍二猫世界啊。策梦侯翻了个身,想。


院子的主人哀嚎过后,满院子的找那一黑一白,哪里都找不到,只能哀伤的去上班。


晚上,天气有点凉,屋檐下面摆着被炉,一只白猫和一只黑猫从栅栏外跳进来,钻进了被炉里。


祸风行靠着弁袭君,细心的给它理毛,弁袭君抱着它的前爪,尾巴高兴的轻轻甩着。


被炉里很暖和,不一会儿,两只猫就都困了,祸风行抱住弁袭君,慢慢睡着了。


弁袭君亲亲它,满足的蹭进它怀里。


“我也喜欢你,是想永远看着你那种喜欢。”


一黑一白的两只猫缩在被炉里,缩在只有它们的小小世界里。


等院子的主人再回来时,会发现被炉又空了,里面还是会摆着作为谢礼的两份小鱼干,一份弁袭君的,一份祸风行的。


就好像偷情一样呢……弁袭君想到策梦侯教给它的词,


又往祸风行怀里蹭了蹭。

评论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