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岐-

【叶黄】许个愿都能被秀一脸!(一发完)

阿布汪汪汪:

*lo主今天去广州星空错觉艺术馆进许愿屋被一对情侣kiss秀了一脸然后突然脑洞大开嗯ooc大概有


*第三人视角


今天被朋友硬是拖到了广州星空错觉艺术馆,这不正好碰上周末,进去艺术馆里头都是一对一对的小情侣,腻腻歪歪地拍照。


“真是被秀一脸!”我愤愤地说着,拉着同是单身狗的朋友去许愿屋许愿。高考结束了,也希望自己能拿个好成绩上自己理想的大学。


我看那许愿屋的帘子就那么垂着,想都没想就推开了。然而我马上就后悔了——


里面有两个男的在接吻。我傻眼了以至于愣愣地看着。


两个人吻得很专心,一个是黑色头发的青年,另一个是浅褐头发,从我这个角度看,浅褐头发的青年被吻得情迷意乱,双手搭在黑发青年的肩上,漏出一点低低的喘息,而黑发青年只是将他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禁锢在褐发青年的腰上,将人紧紧搂在怀中,霸道又不失温柔地吮吻着对方。


卧槽……居然在许愿屋都能被秀一脸,还是一对基佬!


“我靠!”褐发青年睁开眼睛看到我时脱口的就是一句脏话,他连忙把面前的黑发青年一把推开,有些局促地看着站在门口的我,耳尖红得滴血,那双沾染着点情【】欲深褐色眼睛显得灵动活泼又有些羞涩,“我靠靠靠靠靠靠靠老叶我都告诉你了不要在这儿亲你还……”说着说着他就没声了估计是不好意思了。


被叫做老叶的黑发男子眯着眼睛看向我,那双深邃的眼睛压抑着隐秘的欲望,带着威胁的压迫感扫视着我,我顿时感到后背一凉。


“那啥,不好意思啊我啥都没看见!”说着我就溜了出去。


“你怎么又跑出来了,怎么不进去啊?”朋友疑惑地看着我,说着上前抬手撩开了帘子。


“卧槽你别进去里面……”


刚刚那两个青年已经分开了,神态自若地写着心愿贴。


我觉得我这么扭捏下去好像也不是很好,微微清了清嗓子也跟在朋友后面进去了。


“你想考哪间大学来着?”


“X大吧。”我略微想了想。


“哎你写的什么心愿啊快给我看看,我知道你肯定是写想和我这么机智聪明帅气伶俐口才还一级棒的超级迷人的帅哥过一辈子对不对哈哈哈我就知道!”褐发青年脸上洋溢着有些小得意的俏皮,看向那位老叶的眼神都是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呵,哥写的是希望家里的话唠少说话多干事。”


“什么话唠我才不话唠你不是很寂寞吗,我这是看在你可怜的份上才和你说这么多话你还不感谢我?”褐发青年顿了顿,突然整个人跳起来似的炸毛了,“少说话多干事是什么意思你你你你给我说清楚!”


我分明看见褐发青年整只耳朵都是红的……咳,多干事不会是指那档子事吧?


“少天大大这么机智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啊嗯?”黑发青年低笑着凑上前去,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褐发青年突然脸就飞上一点酡红,往后退一步,刷刷刷在心愿贴上写却不让对方看。


“哟少天写的啥不给哥看?”


被唤作少天的青年突然把手举过头顶,踮着脚奋力举着那一片粉红的心愿贴,笑得狡黠却透着灿烂:“不给你看有本事你来拿啊哈哈哈哈拿不到吧求我呀——唔”


卧槽卧槽卧槽还直接亲上了!


“怎么,给不给哥看?”


我去这绝对是霸道总裁式的舌吻啊那话多得啥似的青年都闭嘴了啊红着脸闭嘴了把便利贴给他了啊我的眼睛都要瞎了妈妈这里有人秀恩爱啊我好慌!


“嗯……少天想要在上面?”黑发青年露出了可以说是透着“心脏”的笑容,玩味地摩挲着便利贴,“今晚就可以满足你,只是,长久骑乘下去我怕你腰受不住啊。”


“我靠老叶你滚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褐发青年愤愤地说着,“不然老叶你给我减肥,你每次压在我身上重死了你知不知道你那肥膘都不知道有多重自己不称称?顶着张虚胖脸谁喜欢啊!”


“你喜欢你喜欢你不就喜欢哥这样的吗?嗯?”黑发青年突然露出一脸有些无赖的笑凑上前去安抚褐发青年,只是……


那手都摸在人家腰侧了吧怎么看都像在……咳咳……


“你!”


“哥减肥啊,为了你,是烟,也得戒。”黑发青年突然一改刚刚耍流氓的口吻,声音变得有些低沉而坚定,像在说一句一生一世的誓言。褐发青年看着他,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略微把头扭开了,只是耳尖还是通红的。


大概是感动到了不好意思了吧。


然后看着他们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近,鼻尖抵着鼻尖,呼吸都快缠绵在一起……


我拉着朋友跑了出去。


卧槽许个愿都能被秀一脸啊!外面男女的小情侣依依偎偎你侬我侬就算了,这里面俩男的这么光明正大地腻歪啊!


我觉得我一定是抽风了才会扭过头去对朋友大吼一句:


“你为什么不是基佬啊!”


吼完那一嗓子,许愿屋外面的小情侣们都停下了手中拍照的动作,目光汇集在我这儿。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朋友看着我,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是啊。”


接着轮到我傻眼了。


“少天,别管外面那两个傻逼。”


“别亲了你就不能收敛点?……唔嗯……”

评论

热度(55)

  1. -温岐-阿布汪汪汪 转载了此文字